您的位置: 云南文明网首页 >> 红河 >> 发掘建水古窑遗址 揭秘紫陶前世基因 云南文明网

发掘建水古窑遗址 揭秘紫陶前世基因

发布时间:2020-10-13来源:云南文明网

 

建水窑遗址考古发掘现场 建水县融媒体中心供图

穿越千年的窑火,让建水县临安镇碗窑村的陶瓷烧制技艺世代相传,生生不息。

1982年文物普查时,建水窑就已经被发现。1987年,建水窑被云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云南省第三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一直以来,建水窑却“藏在深闺人未识”。为了更好地探索建水窑和保护古窑址,今年7月,经国家文物局立项批准,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红河州文物管理所、建水县文物管理所联合组成考古队,由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馆员、副所长戴宗品担任领队,对建水窑遗址进行首次考古发掘,云南大学、景德镇陶瓷大学作为协作单位,对建水窑遗址约500平方米范围进行发掘,出土了大量瓷片和器物,遗存种类丰富,为研究建水紫陶的前世基因提供了有力佐证。

传承

20多座古窑遗址名字流传至今

在建水县城以北2公里处,有一个名叫碗窑村的自然村落。村中的“五彩山”区域,分布着大量的五彩瓷土,一直延续到村北的张家沟一带。因当地人对瓷土的长期开采,山中大大小小的沟壑交错分布。在从建水土陶厂厂区向北延伸500余米的各个山冈处,就依次分布着20多处古代瓷窑,共同构成了建水窑遗址。

根据目前的发掘情况分析,建水窑遗址分为下窑区、上窑区两个区域,烧制产品各不相同,此次发掘区为湖广窑以下的下窑区,重点选择在洪家窑、湖广窑两处窑址进行。为尽可能全面地了解建水窑各时期的生产情况,考古队还另选了大新窑、高家窑两处窑址作小规模试掘。

“最神奇的是,20多座古窑遗址,大多都能叫出名字。”戴宗品介绍,“因为从创烧的年代开始,直至现在,碗窑村一直以烧制陶瓷为生,历史的传承在这里形成了一种很壮观的生态形式。”

揭秘

出土瓷片及器物极为丰富

建水窑遗址现保护面积为130.58亩,是建水县古代窑业发展的鉴证,也是我国古代窑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建水窑是云南已知的3处古窑址中规模最大、创烧时间最早、持续时间最长、保存丰富且比较完整的古窑址,在中国陶瓷史中占有特殊的地位,在学术上也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

此次出土器物极为丰富,已收集瓷片标本30多万片,完整标本3000多件。瓷器种类以青瓷、青釉青花瓷为主,并有少量酱釉瓷器。器形以碗、盘、罐、盆、瓶类产品居多,青瓷釉色淡雅,青花瓷常见纹样题材有鱼藻、青莲、石榴、牡丹、葵花、宝杵等,色泽沉稳厚重,别具特色。出土的瓷片、器物大多是明、清时期,元代的也有发现,部分器物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云南地区是中国古代青花瓷的重要产地之一。建水窑的初步发掘成果表明,除青花瓷外,同期生产的仿龙泉青釉瓷也是云南古代瓷业的产品。而且,与历史上众多名窑不同,建水至今窑火不断,陶瓷产业薪火相传,成为建水县重要的支柱产业。

戴宗品介绍,现阶段发掘所获得的器物遗存种类丰富、数量巨大,将为深入研究建水窑的生产时间、阶段变化、文化内涵提供坚实基础。同时,此次建水窑遗址考古发掘也是云南首次对古瓷窑遗址进行系统科学的考古发掘,填补了我国西南地区瓷业发展历史研究的空白。

保护

让“活态遗产”生命常青

9月19日,来自北京大学、故宫博物院、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福建博物馆、复旦大学等单位的9位国内知名陶瓷专家来到建水窑遗址考古现场,经过考察论证,专家学者们认为,建水县碗窑村“古窑+现代手工作坊+原住民”的“活化遗存”,刷新了我国陶瓷考古的新发现,是中国陶瓷的“活态遗产”。

在遗址现场,北京大学教授秦大树分外欣喜,他说:“从遗址中可以看出,早年建水这个地区就已形成整个红河流域的陶瓷生产技术体系,由于与周边地区的贸易往来,所以建水与越南的瓷器有很多相似之处。原来国际上有很多观点认为,中国古代瓷器有一段时间间隔,但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根据建水窑遗址的考古发掘,在这个历史上的空窗期,中国西南地区的建水竟然还在参与海上贸易的活动。”

边考察边论证,专家学者们感慨不已。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考古》编辑室主任洪石连连称赞:“没想到建水窑出土的遗存如此丰富,从明代一直到清代,甚至现在都还保留有一些活化的遗存。这样一个完整的产业生态,可能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这次考古发现价值非常高。”

考察中,专家们还围绕建水窑遗址考古发掘的初步判断和认识、学术意义和价值、建水窑与建水紫陶的关系等问题深入交流探讨,并对建水窑业文化、烧制技艺、陶瓷研究给予了很多箴言良策。

下一步,考古队专家将拟定建水窑遗址保护利用初步建议,及时评估遗址保存现状,解释文化内涵,认定遗址价值。同时,在发掘过程中同步提取更多展示利用信息、实物,设置局部保护围墙和临时保护棚,为建设遗址公园奠定良好的基础。(红河日报 作者:车安达 雷明荣 陶咏梅)